首页 >  纪录 >  纪录历程 > 正文

张宝君:母亲的原生艺术

文章来源: 华夏艺术网 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06-30 08:38:04

 QQ截图20170630083957.jpg

灵鹤/侯桂清画

1996年7月25日,当时我在外地学习,接到电话说母亲病危。那几天,东北正大面积降雨,很多桥梁道路被冲毁,我心急如焚几经绕道改道回到家中,母亲已经合上了眼睛。哥哥告诉我,母亲出事那天,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,侍候她摆在窗外的花草,打理完花草,坐在那里,看着看着,人就不行了,送到医院不久,停止了呼吸。

 

母亲活了八十五岁,算喜丧。而且,那几天通往殡仪馆的道路被水冲毁,母亲没有火化,得到了一口好料子,棺椁上还画上了图案,风风光光地去往了天堂……街坊邻居都说,这老太太有福。

 

送走了母亲,捡拾母亲遗物时,除了几套应时的衣物,余下一包包一捆捆的都是她的画,有人提议烧了,说老太太这辈子喜欢画画,就让她带走吧。大家的孝心我理解,但我也明白,他们并不理解母亲画的价值。我告诉他们,能出本画册或办个展览,一直是母亲的希望,这些画就留着吧,我保存。

 

如今,二十年过去了,为了生活我四处奔波,遗憾的是母亲的愿望我并没能帮她实现,所幸的是母亲的画稿很多还被我保存着。

 

1910年,母亲降生在松辽平原一户佃户人家里,没上过一天学,十七岁时,嫁给了我父亲。老百姓本来就是草根,在战乱和困苦的年代,更是草屑,只能四处飘散……母亲陪伴着父亲飘了很多地方,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,但凭着对生活的爱和执着,不仅活下来了,在一路奔波中,母亲还为父亲生了九个孩子。要将这九个孩子养活养大,母亲的辛劳可想而知……直到孩子们都初飞了,母亲也老了。

 

我家九个孩子中我是老小,我结婚后,母亲随我去了林场。多年大自然中的生活,母亲喜欢自然界的一切事务,但在寒冷的山中,也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,每次下地,都要活动很长时间才能行走。母亲来到我家后,外面的活儿不干了,但也闲不住,便趴在炕上画画。母亲画画还是为姑娘时,常常和人描鞋样、描花样,描长了,也就练就了一些画功,但沉重的生活,并没有时间来画,年老了,轻闲了,母亲便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画画上。我林场的房子很小,只有一铺炕,母亲和我一家三口挤在这铺炕上,母亲占去了一半地盘儿,和母亲一块占地盘的,还有她的画纸颜料和花鸟(花鸟是一次母亲牙疼,我带她到市里去看,经过花鸟市场,母亲走不动道了,一定要买两盆花一对鹦鹉,买好后,说牙不疼了,不看了)。母亲占据半铺炕并不满足,天一亮,就要将我们全轰起来。母亲的“轰”很有技巧,她醒来后,拿着苍蝇拍满炕打苍蝇,苍蝇不知拍死几只,却将我们全拍起来了,然后,她在炕上铺上画纸便趴在纸上画画……母亲画画,无论是我,还是我专业画画的四哥,都抱一个态度,只要她喜欢,就画呗,颜料和图画纸满足供应。

 

母亲画画的题材大多都是花鸟动物,画得很抽象也很概括,而且,喜欢画大画,有多大的图画纸她就画多大的画,很大气。她在布置画面时,大多是从想象出发,而且都有自己的“讲头”,她的讲头讲给她孙子听,总能讲她孙子讲得聚精会神,甚至,还能与和他奶奶的讨论……一老一少,有着一样的童心。

 

母亲画画除了给她孙子讲外,也有知音。我的朋友徐忠平,在中国是少有的艺术教育大家,他老婆他女儿都被他培养成了美术大家,当时,他经常去我家度周末,对母亲的画赞叹有加,说是原生艺术。在他讲解中,我才知道,原生艺术是法国现代艺术家杜布菲创造的一个词汇,意思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自发崩发出艺术天分的那些艺术家,如一些精神病人表现出的那种超幻想的作品……对此,我深有同感。世界上万事万物,如果没有精神病人一样的执着,是很难深入下去的。母亲没有精神病,但是,每次画画,那种超然物外的精神,没有一种精神是达不到的。

 

现在,我在写作之余也开始画画,通过一段时间的摸索,我似乎明白了,母亲当年画画何以如此执着?那是一种创造的快乐。一个人,把思想意识倾注在一张白纸上,并通过物像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,还有什么能比这快乐。母亲画画,所要倾注的是什么呢?从她一生的经历以及为人为事,所要表达的就是一个“爱”字。她将九个子女生出来,一口口奶水喂大养大是爱;她上山下田晨风晓露忙活是爱;她晚年每天趴在炕上,一天一幅大画也是爱,是爱的诉说与期望,如她画的老虎豹子,她画的鸟儿鱼儿,她画的鹿儿马儿,无不长着人一样的眼睛,从那双眼睛望进去,清白得只剩下了善良。她在心里期盼着,整个大自然都是最有生命力的,充满了阳光,自然、质朴、温暖,不论是在画里还是画外,人人都能得到一份爱,得到一份渴望,一份富足,一份和谐……至于怎么布置画面,怎么画,把想法寄托里面也就是了,就像古人创造甲骨文一样,谁能说得清当时刻的是字还是画呢?

 

母亲一生中画的画有六七千幅,但大多都散失了,我保存的只是一少部分,但也有近千幅,这些画如何处理,对我也一直是个难题,只能用宿命地说一句,有德者居之吧。

 

母亲名叫侯佳清,逝世后,其画被选入《艺术状态》《天籁的艺术》《从原生到大师》等画册中。

 

 

今年是母亲逝世二十周年,是以此纪念。

QQ截图20170630084215.jpg

侯桂清(1910年——1996年)吉林农安县人氏。农妇,一生养育九个子女,60岁开始画画,画作大多散失,现保存有近千幅。

母亲的画

QQ截图20170630084307.jpg

QQ截图20170630084316.jpg

QQ截图20170630084448.jpg

QQ截图20170630084517.jpg

 

责编:段春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