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 图片 >  图片资讯 > 正文

张胜利《德道经》第1章——第68章

2016-11-08 18:32:08

来源:华夏艺术网

分享到:

作者:张胜利

QQ截图20180509100540.jpg

第一章


道之玄,玄于无;无之妙,妙于有。无有相存循于道,得道者无见于有;失道者有隐于无,无有由道非由物。


第二章


道生万物潜其后,化为性德养其道。德增道增,德损道损。增损无常实有常,有常归道静,道动成无常。


第三章


道之形,形于天,附于地,达于万物,依万物之变不召而自来,不言而善应,物物尽显,寻常皆道,万物由道而相连,各应其变而显其象,道性不昧,映照大千,生生不息,循环不已,天地已开成常道。


第四章


常道者彰显于前,物化成形,可寻迹而得;得之,自我自觉,君子友我;小人资我;困厄玉成于我。大道者隐于无形,发于无端,无迹可寻,得之,自觉自我,与天地同德,同万物一体,物我无限。


第五章


大道为体可驭天,以之观物,杳无痕迹;合之,得正向,执守中正,保合太和,与天地万物同体。浩浩乎日月之常照,渊渊乎江河之长流,唯有大道者方解其妙;常道致用生妙术,得便宜,知进退,增上益下,调中和,持中庸,似木度物尚有辙迹。圣智者得大道,立体达用。中智者得常道,命自我立;无智者难得道,不知所措。大道恒久远,时空永流传。


第六章


大道在宏,隐而不见,六合之内充塞无间,觉之则存,迷之则泯,正德者得大欲,天人合一至太冲;常道在微,显而不隐,眼能视,耳能听,鼻能臭,手足能持,合德者有识有知,见物言象,读象知事,正己消乱,顺时、顺事、顺势而为圣贤;上,契合大道,回归道性;下,恒顺随众,随喜功德。


第七章


大道者凝聚纯一,月映千江而未分,千江一月而未合;大道寂然不动如空镜,物来顺应,妍来妍见,媸来媸见;不将不迎,迎而不藏。大道者去私存公无所偏,心淳万物,纯一不染;大道者不可须臾离,恒常存而无间断也。人不得焉,不可为人,物不得焉,不可为物;大道者不容一毫加损,加一毫则过,损一毫则不及;大道者非无情无意实则中正无我无人,廓然大公,大道者常感常寂,常寂常明,常明然后知古今事变。


第八章


常道者恒顺大道,持守正固,承载万物,阴阳和合,端正吉祥;常道者善驾于物,借力而行,犹如行路者必用车马,渡海者必以舟航,欲成大道者必合常道也,常道者趋道也,犹水之出于峡谷经江河东流而萃于大海,既有轨道又有目标,德为矢,道为的;常道者权变也,而非执一不通,求变通达以趋时致用,执一止静自得其乐为内圣(隐者);常道者由博返约,知近推远,一叶知秋,一滴海水具百川之味知微了显,常道者时道也,昨是此今已成彼,故因时制宜,与时俱进,因势所便,岂可复行。


第九章


大道为寂静,常道为知觉,常道隐于大道,血脉相连,不可分离,欲得常道者需涵养本源,涤除私欲,为善去恶,不善而改,培育德性,以顺以动,万物追随,复见性德,成就大道,归于寂静。


第十章


变化万方,流行不息,故而无始,,恒常不灭,,须臾不离,故而无终。其内无小,其外无大,弥充六合,故而无界。俯察万物,却未尝迟留重滞,故而无所。浮云往来,纤毫不能加,故而不受。常行常明,随变所适却不失其本,故而无所不在。道生万物,君也,故而无私,不将不迎。应而不藏,失而不憾,故而不媚。至虚至灵,至清至明,故而无显无见。无感而感,寂而无寂,故而灵虚不实。无人不能,无业不能皆可事道,故而无偏。无欲则静虚,有欲则鼓荡,故而灵性通达。开物成务,鼎立乾坤,故而能量无比。存之无不中,发之无不和,故而无不中。化万物而不化,故而恒存;可得而不可见,故而无形。凡此种种,皆为道性。


第十一章


木有钻而出火,木为体,火为性;铜有磨而出镜,铜为体,镜为性;大气有压差而成风,气为体,风为性,人不遇事性隐藏,人若遇事性自出。道生万物,万物皆有性,物物相衍又生万物,万物复又有性,先天本性后天污染之性相混,源头与现在,终难尽同,遂万差千别,缤纷世界,不一一也。


第十二章


道玄并非空空,花不得实,脚不点地,也非私智小慧,而是尽性知命之极则。求道之路便是成圣之路,大则通神明,融古今,顺物应理,达事变,济世安民,协和万邦,小则识时务实,制节谨度,知善知不善,知好善,知恶不善,进德修业,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,上位不骄,下位不忧,永保身家。


第十三章


不吸则不能呼,不屈则不能伸;不蓄则不能发,不冬则不能春;不夜则不能昼;不思则不能修;不修则不能得;不得则不能行;不行则不能证;不证则不能觉;不觉则不能明;不明则不能入圣。


第十四章


物不可胜穷,唯道可以解万物,求道索物,纲举目张,千门万户一踏而开,修道需有法,法当福善上堂与我同床;法不当则如药不对症,似铅攻玉,坚不可摧。


求道难;难于上青天,岂可临渴凿井,非具有钻木取火,掘地索泉之功不可。


道器合一不离,有体有用,德为道本,行为道迹,迹源于道,寻迹求道。而后以心泯迹,天人合一。


第十五章


先知者,知“道”也;先觉者,觉“德”也。修道者,修德也。德为体,道为用。蓄德方可驭道,修德便是行道。


传圣人之道,非传其道,实则传其“心中之德”,前圣、后圣非则一道相传,实则一(心)德相传,德德相同(通),则道一统。求道之路便是求德之路,求德之路便是求放心之路。


大德天下,生生不息。


第十六章


为修身而求道,弃尘世而仅取内心逍遥游牧,风流得意,超物质而重精神,不在众生而重个人,不在外而在内,守元抱一,脱离凡尘之苦海,神游玄远之世界,以满足自我精神之需求。所得之道为私道。私道者,丝布如玉;反之,心怀万物,所得之道以开物成务,经世致用者,公道也。公道者,松柏常茂不落。


第十七章


“私道”者,知‘道’也。身清却未必能开务,是知而非觉的提升。是内部动机而非外部动机;“公道”者,慧也。身未必清却能开务,开务是外部需要,再强化内部动机。‘知’使人免于愚昧;慧使人免于无明;知者困境而变,智者随性而行。慧是对自我清醒的估量,能自觉体现在行动上。修身是为处服务,行以成德而非“悟”(知)以成德,无行则无以成德。以修身求公道犹如以砖磨镜,以鞭击车而车难以飞跃。修身与践行相随则日月相望,光明盛昌。


第十八章


身依道而生,以身求道便成自然,身为桥梁,道为目的,修身正德,以德升慧。修慧反助修身,德正身正,身慧双修,伯歌季舞共臻永恒。


象而有形,非大象;音而有声,非大音;身寿而无德者,非真寿也。身如一叶扁舟,飘忽不定,仅以身修私道而非升慧以长寿,则如镜中观花,水中捞月永不得矣。


肉身可以消失,德行可以远播,修慧方可破身之有限而入德之无限,使生存价值与生命意义合体同流而共臻一体。


以德配天,物我兼照,治身与治国相通,万物融为一体,享受大人生,以德显身方可璀璨永恒绽放。


死而不亡谓其寿,寿者德也。


第十九章


治水必先浚其源,种树必先植其根,修道必先培其心性。归于本源修其德。有德方能正思、正修。否则,根有毒,花果岂能免之?


身者心所倚、德所居,修道岂能忘身?否则不足以见修道之功,修道忘身犹如龟厌河海,自令枯槁。善修者道身雁行,轮不离毂。善速在不疾,善至在不行,善修在不求,善化在不觉。


第二十章


隐于山泽,远离事功,虚饰博空。美其名曰: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。为修而修者乃小隐也。


收敛保聚,精神归一,心境双忘,随遇而安,修在当下,廓然无限者乃大隐也。


自然顺心似风,不平则动,动后则不增不减,不高不低,不盈不损,和而谐之者乃真隐也。


第二十一章


恣情纵欲无廉耻,装疯卖傻荡心志,此乃狂热自私之徒,夫子之志。失德求道犹如羊子逐兔,犬踦不得。道自道,我自我,道不远人,人自远之。


人之为人乃德使然,修道以正德,操存涵养,日冲月明,长生无极与天相望。


性是本,情是象;德为心宗,心为德宗。心不正,其行难正,心正则言行相顾,万物合一而道可明。


真修者爱其所爱,亲其所亲,恶其所恶,各适其性,以求刚健中正之大道。


修道之法,善巧方便。道可不求,德不得不修。


道、德离心,车倾盖亡,山石朽弊;道、法合心,雌雄相从,长无咎忧。


第二十二章


终日危坐如泥塑,以此求道似延颈望酒,不入我口。


求道在心不在身,遗世独立,虚心应物,心静而照,凝神玄鉴,飘然远举,湛明一体,忘其肝胆,弃其耳目,升知成慧,物我双忘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外物为我所用,非我所有,通变化裁,会其玄极,直达真界,和造物者游。


不被物蔽,不为物役,不为利迁不为一隅所偏,不为一时一事所滞者乃真修也。


小知不能大决,小能不能大成,顾小物而不知大论。


静坐虽有修身之功用,却无治世之价值。


第二十三章


主静勿动者,守也。绝物;主动勿静者,攻也。化物。变也,鼎覆趾也。


静是不能实现而等待,是无奈,是蓄动之本。动是使命、责任、承担。由动方能入静。静是对动的超越和解脱、逃避和反应。无动则无静,动之后才是静。静而生风,风后归静。动不失静之本,两者非相拒不相入。


真静者非伏其身而弗见,非闭其言而不出。


真静者不行而至,外静内动;真动者不疾而速,外动内静。


深水静流,深根宁极。


形隐不如心隐,身静不如心静。


静而无静,动而无动。动静两忘不为外物所累,时刻有归零心态者贵也。


第二十四章


动为道用、施之关键,播天午地。静为道枢、得其环中,以应无穷。


守约以御众,守众以困少;守强以揉弱,守弱以惑强;守静以制动,守动以扰静;天下易动难静。


第二十五章


静无全静,动无全动。内外皆静则亡,内外俱动则乱。内静外动似旋风,外静内动如灵猫捕鼠之窥视。静如处子,动似脱兔。静听其声。物来物应,物去物送。动促其变,当行则行、当止则止。


第二十六章


静者动之回归而非止,止者如久蓄山潭之水,既无源头活水为之充实又无小溪巨涧与之交流,久必枯竭。


静应是暂时,理智的放弃、是新动的沃土来源。


静莫过于死,但它是阴阳两界的开始。


第二十七章


心静物静,心动物动,心止物死。方静方动,方动方静,大死大生,大动大静,大化流行。


生命如昼夜,夭寿不贰。能守其德者方能如松柏之冬夏青青而不落。


第二十八章


修道者并非全在于存养,而是物我双遗,生死两忘,超乎尘外,贯通于天地万物之中,周流宇宙,始终古今开存在而非种瓜卖卜或不切民用地弄精神。


真寂者扩充涵养,感而遂通,明是非,辨善恶,知黑白,晓清浊,觉甘苦,其性如风,当喜则喜,当怒则怒,不为物役,明道致用,御道而行,浩浩不息,绵绵相续,大化神圣,如此之体方可是生生之体、不息之体。反之,若是空寂之心、死寂之心,便无“德”之生命精神,就不会大化流行,生命不息,更不能与天地参、与万物化,生化圆融,浑然一体,求得生命之自我价值。

 

第二十九章


虚寂者并非蹈虚履空,而是遗其耳目,忘其肝胆,不为境累,不为形役,不为物蔽,消泯物我,澄然湛明,虚灵不昧,一尘不染,通达寂灭,照无不临,神无不通,贯通古今,囊括天地万物,以真心聆听内在之玄音,唯此方可收拾精神,做得之宰,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


第三十章


遁入虚无,抛弃世累,浮华虚妄,放旷自在,任性而为,玄侃放诞,离却事物,守个空寂,凭空玩风景,籍此进德修业似头痒搔跟,无益于疾。


着事物,有动静方能见诸善恶,否则,茫茫荡荡无着落,犹如烧空锅以煮饭,终不可得也。


虚怀任物,顺乎天心人心,德合内外,穷理尽性至于命。


第三十一章


西有高山,东临大海,日月经天,出于海而没于山,沐浴运转,晦明变化,寒暑相推,天虽不言,但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;地虽不语,然负华岳而不动,振河海而不泄,万物载焉,春种,夏锄、秋收、冬藏,运转不息。


仰观于天,俯察于地,挟宇宙,傍日月,尽万物之息,合悠久之历史,绵延之文化,千殊万异之社会生化现象,万物法则提炼、抽象、升腾成为万化之源与至极之理。


惶惶乎大气正德,光明肃穆,豪迈气概,深厚博大,高明悠远,开物成务,岂是片面格物所知,封闭自我,明心见性所得,更非今日为是,明日为非,今日为非,明日为是之诡辩所成,不追求虚妄,不为虚妄存在所左右,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,顺潮流,合民意,方能物物而不物于物,形形而不形,名名而不名之最高纯粹,疏川导滞泄,会通四海,为人心极,照然于天地间,化裁万物,乃公乃久,灵明,不妄行,没身不殆。


第三十二章


往者过,来者化,无时不生,无时不化,常生常化,常化常生。新之又新,新新相续。垂历久远,广大无穷。体天地之道,心纳万物而尽其性,趋生生之趋者方能携天地万物而成化。岂是唧唧于虚无,唧唧于空寂者所拥有?


第三十三章


何为求道?所然、所明、所立。求道为何?正人心,化天下,异我同进。道不离器,器不离道,道济天下。


第三十四章


大德者与天地同得,大公者与天地同有,大趋者与天地同步,大公者成己私,大私者成他公,大公行远,大私命短。


第三十五章


逐忧除殃,单求形名物象者小我也;饥于一饱,渴于一盈,旦往暮还者短我也;以是为非,以非为是,匿意隐情,以己为准,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者私我也;忘物忘我,以天下为公者大我也。


第三十六章

 

顺风者,风必势之;逆风者,风必阻之。依势做事,顺风扬帆,逆势行事,顶风撑伞,

器大者声必宏,志高者惰必远,徳隆者邪必离,风大者力必巨,趋趋者护必众。

 

第三十七章


知时识势,适时用势,借事助势,以势造势者智也。善用势者譬如猛虎加之羽翼,翱翔四海,不行而行,不动而动,不言而言。以势治世,桃花萌生,万物华荣。


逆时生势,违势造势,无势生事,背时用势者蠢也。错用势者犹如鳅虾去海,游于枯里,必为势所困,为事所累,为时所抛。逆势治世,三月飘雪,禾苗难长。


势者风也,以势克势,机也。


第三十八章


风欲至,树已动;势将起,征兆见。善用势者机至不迟(滞),未至勿动,动时果敢决断,雷厉风行,阳春景色,未宜而动,方轴圆轮,车行不远。


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;当断不断,必有后患。


第三十九章


火生于木,木尽火熄;风起于压差,差无风止;机出于势,势去机消。


势机灭,三才安。


第四十章


云无常形,风无常势;在方法方,在圆法圆,势来不可挡,势去不可追。大势无形,上善若风。


常人谋利,道人求势。


第四十一章


势主动非守静,虽无形却有向,虽无常却有道。势利我时推波助浪,当仁不让;背利我时静以涵养,以待时机。


善势者成大事,善机者促飞跃,势分内外,内强于外时,四夷臣服,我的地盘我做主,客随主便;内弱于外时,心有余而力不足,客从主愿,难有所就。以势立国,无人窥视,进攻是最好的防守。


第四十二章


小知不能大决;小胆不能大动;小慧不能大觉;小能不能大成;私心不能大公;微风不能折枝;小势不能革命;顾小物不能大论;绝智者明于小而不能明于大。


第四十三章


事能生事,连锁反应;善事者无事找事,事多择事;势可借势,蝴蝶效应;善势者火借风势,风借火威。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


第四十四章


御世之术,经世之道,小知小识嚣嚣于天下时,唯欲望和动机为上,各亲其亲,各子其子,人人为己,各自为家,风波之民众矣,天下裂道,道裂天下,君子道消,小人势长,天下凶凶,兵刃不止。


第四十五章


道以器立,器以道行;道外无事,事外无道。由事悟道,由道造事,历事练心,修以致用,修、用脱离犹如双轮脱行,行将不远。


天道言人事,人事演天道。修人事以应天道,天道即人心,人心向天道,民之所欲,天道之令也。达道者理性自觉,顺民心合民意,至诚不息。


第四十六章


天无私覆,地无私载,求道路上无贵贱,遵德守序,行其所当行,止乎所当止,勿使私欲泛滥流于恶者皆可富贵长春,若无节制犹如车无双辕,行将不远。


于“无”处观其妙,于“有”处观其徼,知周乎万物,心豁目朗。旁通一切,会通一切,经纶万物,发育万物,资生万物,先天而天弗违,后天而奉天时,继之者善,成之者性,刚中而应,大亨以正,康济苍生,大化天下。


第四十七章


求道既非巨浸汪洋,解缆放船,顺风张棹,纵横由他非由我;也非脱离人群,绝圣去智,老子不相往来,而是忘物我,遗生死,不为一时情伪善恶所激,与道为一,与时俱化,洞察一切,知照一切,淡然泊燃,旷然无不适,悠然自得,怡然焕然。


第四十八章


万物万象变动不居,驰鹜不息,今日为成,明日为毁;今日为是,明日为非,成成毁毁,是是非非,潮起潮落,花圆月缺,变是绝对,不变是相对,一切不变在恒变,恒变之中求不变是为求道。


大形无象,事成无形,天行无常实有常,物变无度实有度,法无定法,路无同路,求道之路万万千。天地我立,万化我出,心源遥印。


第四十九章


道大,天大,地大,人亦大。以道为则,唯人为大,求道者以人为本理性趋善避恶,天然合一,天人合一而非求纯情感的归属。故而,人不能无为,也不能无为,道法自然,无为也是不自然的。


道不离事,事不离道。修则存,舍则亡。求道不脱真,失真则为假;求道不失善,失善则为恶;求道不失美,失美则为丑;求道不失德,失德则为伪。智不私用,遗世独立,深思高举,飘然远迎,昂道云天。


第五十章


求道者求理也;求理者求序也。得序者得大用也。


有理有序者则存(兴),无理无序者则衰(亡)。


知理兴化,危者安其位,亡者保其存,乱者图其治。


知“道”者明,明者心安;得“道”者智,智者不惑;用“道”者慧,慧者不惧;成“道”者圣,圣者赢天下。


第五十一章


天行之谓道,人得之谓德:道德定而行有轨,群有序,物有成。神有归,天下定矣。


以德求道,犹如探水得源,寻枝得木;以道求德,先见理,后见事:识得一,万事毕。


无德求道,拔木塞源,正道熄而霸术猖。风尘坎坷,不见南北,行走失利,与道远矣。


道德者爱民,利民,益民、安民,智、勇、仁、义、力合一,行事时得其宜,安其所,亨通不穷,茂对天时,雷行天下,大治永赖。


天道阴阳,地道刚柔,人道贵正。天之大德是大生,地之大德是广生,人之大德是富有之大业,日新之盛德。


第五十二章


事藏于理,有象有形;理显于事,有正有负。


事未发理己显,敬理者合乎道,合道者必遵理。


知理做事,德必助之,顺风张帆,事半功倍,凶言不至,妖孽灭息;


无德行事,买玉得石,失其所欲。


有德有物,无德无物。


第五十三章


德者正其位,广其居,兼覆兼载。大德者行大道而善天下,善天下者,无私无我,无我无心。善者众,天下正;天下正,人人用其慧,人人得其所得,人人享其权,人人方可平等。


德在当下,人在德中,德不离人,人不离德;世不离德,德不离世;如金似器,器器皆金。以德做事,事事皆善。


修身者小人也,修德者大我也。德之不守则陷入邪妄,德之不行,则世无百日治。生命在于呼吸之间,善恶常在一念之差。情顺万物而无性,人善万物而无心。


第五十四章


化育万物者道也,通于天地者德也。大道者行于万物,至理无塞。大德者通天地,育万物,无所不载,无所不覆。


修德乃追求人性之安定,心之自觉,正心、诚意、毋自欺,贞正,参和不偏,善待一切。动而正,用而和,莫为而不为,莫至而不至,直贯天地,方达天命。


天地之间人为贵,人之行莫大于德。人,无德则不立;国,无德则国亡;天,无德则天灭。天德开万世,明德孔嘉,万岁无亏。


第五十五章


随道而行曰德,德者会通道之枢机。道因德立,德因道显,德者道成,德失道往,德道相磨,万物化生。道者,形之上;德者,形之下。育德以应道,应道可建业,以道济天下,上,天佑之;中,人和之;下,地载之。


以德成天下之志,定天下之业,远近幽深,一一而成。乐德知“道”,育化万物与天地似,位尊而稳,长爱嘉福。风高无边,德隆无敌。


天人合一,没有玄机,唯有德性。


第五十六章


道成德立,德立道达。道德并行,德立民亲,非以市恩;道行民随,非以强迫;民随则相睦,非以示威;相睦则恭敬,恭敬则无伪,无伪则民仁,民仁则廉洁,廉洁而民不贪,不贪则民无私欲,无私欲则道立,道立则天下治。


第五十七章


木在水上,流行于风,以风利木,一日千里;逆风而行,阻力重重。德在事上,累积而成,离事求德,缘木求鱼。离德谋事,难以久远。以德谋事,明月照夜,使暗为昼。然则何以常见圣穷逆达,贤贱愚贵,善贫恶富耶?此非德之过也。乃世之失道,己之少慧,缺力不合适宜所致,非世之恒常。


古之至圣至贤者多以立言、释言而成;今人欲以成圣成贤者当以事树之。入山见木,入野见草,德于事中显,事在德中行。德者合道之行也。以慧抱德处势则昌,干慧背德去势则亡。


第五十八章


航海必备司南之器,为其不惑也。德,人之司南;大德者公德也,世之司南。


大争之世,立业之时,何以立业?以德顺道合而无隙者心之所愿,志快意惬;反之,废德任力犹如盲师御宛马,目不见路。巧而得之,巢成树折,非久即夭。以德做事,未能成者,非德之过,其用之非也。


第五十九章


无德者不可给其力;无勇者不可驭众;无义者不可近;无慧者不可共谋;无爱者不可为伍;


重守轻攻者不可与之开疆拓土;重道无慧者明为守道,实为守株,终为道所害。


圣人不远不近,不疏不亲,各得其所。


故曰:德、力、勇、慧非其处,犹如教羊逐兔,使鱼捕鼠,非其所长,费日无功受辱多悔。


第六十章


守雌者修德寻道,守重攻轻,崇水也。重攻者循道修德,以攻代守,尚风也。道借德威,德借道力,人为道驭,天定胜人。道为人用,人也胜天。德重人事,道重趋势,以德驭道,天又奈何?


第六十一章


道变,世变;世变,道变;时变,事变;事变,势变;势变,道变。


一切皆变,唯有人道不变。顺应天道而合人道者乃真道人也。


依道修德,大鹏展翅;依德修道,所望在外。


遵道守德而非唯德者乃真遵道也。守德循道而非唯道者乃真守德也。


第六十二章


善攻者依势造事,以事助势而非唯攻。真守者秋蛇向穴,不失其节。以退蓄势而非唯退。


以攻为守者,虽有利器而不用;以守为上者虽有利器而弗敢用。保我利福,不离兵革,文明之世非靠销锋铸耜而成,当以利器威之,盾之。


第六十三章


以道立势,以势追道,以慧识势,以胆用势,以德驱势,以势造事,以势制事。然常有以事合势未能成者,何也。非势之过,势生事后,变态、变异接踵而至,个性、差异已成必然,新事、新势能否同飞由必然智慧所定而非由势所定。


能适势而变,据时而化,以事促势,以事领势者,则大步大车,诸事成矣。违势造事,不合时势,冥顽不化者则历经不昌,为势所弃。


第六十四章


人无心则亡,天地无心则寂。势者,天地之心。生则见,亡则失。得之,得天下;失之,寂寂乎无名,逆之者亡,顺之者昌。


势者,生生不已,似长江大河滔滔不绝。万物具万势,万势生万物,万势万变,万变复生万势。日出日落,春夏秋冬,生,长,壮,老,转变。复又生,长,壮,老,转变。如此,循环不已。故而,存不忘亡,安不忘危,顺不忘逆,福不忘祸。


第六十五章


天道虽远,非常人所能触,然,智者可及。智者乃天地之使,见末知本,见端知末,见微知著,远而可知,几而可明,幽而可鉴。末,端,微,远,几,幽,趋也,势也。


势为火,事为柴,智者燃火引柴,先发制人,见端倪而倍增,达秋毫之末为泰山之本。


风,谁之亲?唯罅者亲;道,谁之亲,唯智者亲。故得道者得智也。得智者得势也。得势者事有余而日炽;违势者业短而岁踧。


第六十六章


化势为威者,似龙在渊,翻转自如,众擎易举;化势为事者,如高山坠石,力压千钧,无坚不摧。


风来则动,风去则静;风后无影,势后无形。宁可势追我,莫使我追势。势予不取,必为所弃。领势者智,从势者众。


第六十七章


智者御事如帆,帆随风换,换帆以借风。风无意,帆有情;势无私,人有情。


风变帆未换,帆负风也。帆换风未变,非风负帆也,乃不智也。


多事之秋,变更之年,时乖命蹇,当以慧察势,以智定事。常人达机,成者达势。


第六十八章


事无吉凶,唯与势行。事在势前,引势,势佑之;事在势后,顺势,势助之。前后有度,失之毫厘,谬之千里。


羊抵不过牛,违势之事者短命也。势不虚行,变动不居,人事无常是也。循之而变为我所用,成我之志者大也。故,人无贵贱,势无远近。顺势者贵,逆势者贱。用势者近,无视者远。

 

责编:段春霞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