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 陶瓷 >  陶瓷人生 > 正文

“后生克飞有神工”

文章来源:紫云山人公众号 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2-23 16:31:22

 文/张帅锋

东坡书画院院长邵立文先生来电,邀我去神垕参观一个钧窑,我没有当即应允。因为,近两年繁杂的事务常缠得我脱不开身,不知道自己能否抽出时间来。两天后,我看到了邵院长发在微信朋友圈的一首诗:“大刘山上峰连峰,永盛钧窑瓶生瓶。不知美景谁绘出?后生克飞有神工。”并配有“瓶中瓶”钧瓷图片。品着好诗,赏着美瓶,我心怦然一动,打电话问邵院长邀我去的是不是永盛钧窑?得到肯定答复后,决定利用周末走一趟。

 克飞1 拷贝.jpg

 

张克飞钧瓷作品 《瓶中瓶》

 

钧都神垕隶属许昌禹州,但与我所在的郏县并不远。可能是因为修路,或许是急于参观,走起来总感觉慢。神垕的路就是这样,你甭想看到一马平川,唯有崎岖不平。然而,正是这特殊的地形吸引了全世界的脚步,这不凡的水土造就了一代代艺人。在邵院长的指挥下,车子拐进了一个小村庄,一个中等微胖、面上含笑的年轻人早在门口迎接。他就是永盛钧窑掌门人张克飞。

进入厂院,没有客套,直奔主题。交谈中得知,生在神垕,长在神垕的克飞打小就对这土与火的艺术十分好奇,经常到附近的窑厂玩耍。潜移默化中,他在钧瓷方面的天赋和潜能逐渐开发出来。年长后,先后在镇上多家钧窑工作。长期的跌打滚爬使他熟练地掌握了钧瓷生产的每一道工序,渐渐萌生了自己的创业梦——创办自己的钧窑!然而,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,没有太多的积蓄和阅历,谈何容易?但他坚信方法总比困难多。费尽心思,历尽周折,神垕翟村第一个钧窑——永盛钧窑终于诞生了。自此,选料、拉坯、上釉、烧制等环节都是克飞亲自严格把关,梦想一抔抔瓷土变成一件件精美的瓷器。每次出窑前,他都如同等待即将降生的婴儿一般。但上天仿佛在考验他,一连烧了十几窑都没有见到自己中意的产品。期待的是华丽的蜕变,收获的却是残缺的次品,年轻人内心的翻腾可想而知。他为此苦恼过、彷徨过、彻夜难眠过,可就是没有放弃过。皇天不负有心人。第17窑产品出炉时,创业以来第一件比较满意的产品——《地动仪》诞生了。正是这件《地动仪》,让他重燃创业的激情,坚定走下去的信心。介绍到这里,克飞抱起这件《地动仪》,如同自己心爱的情人,边擦拭边感慨:“这件作品我一直保留到现在都不舍哩卖,它太有意义了!”

 

克飞12  拷贝.jpg

张克飞钧瓷作品 《一往情深》

 

他把《地动仪》小心翼翼地摆好,又向我们介绍其他产品。从话语中我能感受到他对自然窑变的执著追求。说话间,我被一个挂盘的五彩幻化吸引住了:身披霞衣的蝴蝶翩翩起舞,暗黑色的马头背景上,一个老头(左)上身前倾,好似在为老伴(右)唱庞龙的《两只蝴蝶》:“亲爱的,你慢慢飞……”那跑调的歌声惹得老伴咯咯直笑,连头上的发簪都快抖落下来了。一幅老夫老妻秀恩爱的场景令人眼羡,让人称奇。我将窑变效果图片转发给在钧瓷鉴赏方面颇有研究的好友李伟杰、张国鹏等人,也都为之称奇。神奇窑变的出现是偶然,也是坚持与不懈造就的天人合一的结果!

近年来,克飞越来越意识到钧瓷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文化的支撑。为此,他邀请众多文化名流参观指导,为他支招。其中,邵立文先生为永盛钧窑作品创作的诗,用另一种艺术方式来阐释窑变的神奇,颇受好评。克飞还准备将多年来烧制的钧瓷精品配上诗词,面向全国展览。早在2012年,我就看好张怀正、赵坤迎两位先生将钧瓷、诗词、书法融为一体的做法。在文化长征走进山东台儿庄之时,我提议将整合的产品命名为“钧瓷三合一”,并在大会上向来自全国的朋友们介绍。但囿于各种条件,未能很好地推进。真心希望克飞把这事办好,让钧瓷的厚重文化更好地展现在世人面前,推动钧瓷产业的发展。

钧瓷发展史是一部创新的历史,唯有在继承中创新,方能使薪火代代相传。如今的钧瓷界可谓老将不老,后生可畏。在大师如林的神垕,八零后的克飞是个后生,他的作品在器型的创新和秞色的厚重方面仍有一定的提升空间。然而,他有创业的胆魄,探索的精神,加之文化意识的觉醒,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,克飞成为钧瓷大师为时不远。相信更多的钧瓷传奇在他身上演绎,让我们一起期待!

作者简介:张帅锋,号紫云山人,中学语文教师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。现兼任中原采风头条号主编,华夏艺术网等网站特约编辑。其主编的《考场作文高分利器》曾获2015年度市优秀教育教学成果(著作类)一等奖。

责编:刘依依